切换风格

晚霞 雪山 粉色心情 伦敦 花卉 绿野仙踪 加州 白云 星空 薰衣草 城市 简约黑色 简约米色 龙珠
红杏社区论坛
视频
视频
图片
图片
小说
小说
下载
下载
回复 0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6527

活跃会员荣誉管理

贪婪的杨健与淫荡的莹莹[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8 18:3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杨健贪婪的抚摸着莹莹那健壮有力的双腿,手指掐上去弹性十足,这美人的双腿当真有力气要是在床上还不夹的他欲仙欲死才怪了,一双美足纤美白晰看的都让他忍不住想把它放进嘴里啃嚼一番。  杨健虽然已经有妻有儿可那里见过这等性感暴露的美女,加上酒后乱性早把道德丢到了九宵云外去了,把莹莹的一双美腿架在肩上开始解自己的裤子,裤带一解开尺把长的肉棍已经弹出,对准莹莹泛着晶莹淫水的玉蚌用力捅下去。  突然只感鼻子被人捂住一块手帕,杨健内力不弱但醉酒后加上色迷心窍不防有人背后偷袭,一股甜香吸入只感眼前一黑挣扎了几下就没了知觉。小看阴笑的把小手帕从杨健的口鼻上拿开,这沾了「醉清风」的手帕对付这种莽夫最是容易不过了,他把杨健壮硕的身子用力推开让他躺在地上,然后挺起自己那七寸长的龙根对准莹莹的玉蚌插了进去。  「嗯……嗯……」莹莹身子轻抖了两下,原本没有表情的玉面痛出一丝痛苦之色,双腿绷紧玉足平伸,颈子开始不由自主的向后翘起,后脑摩擦着椅背,呼吸愈加急促起来。  小看的龙根已经深入姑姑的下身,插入一半后已经感受到了姑姑那层柔韧的薄膜不禁心中欣喜,他往上顶了几下都没顶穿倒是弄的莹莹口中呻吟不绝:「唔……唔……」,她在马背上摸爬滚打了多年,处女膜若是不够坚韧早就破了。  对不住了,车姑姑,虽然你对我很好但我实在是想要得到你的处子之身,与其让娘把你献给我义父还不如让我享受了吧,小看把莹莹的上衣掀起露出里面的银缕甲,他把银缕甲拉至莹莹的小巴处,一双硕的玉乳弹出乐的他眉开眼笑,一口含住粉红色的蓓蕾大力啃咬着就像是幼时喝奶一般的畅快,虽然莹莹没有奶水但硕大的乳房弹性十足加上泛出的汗味和乳香更是让小看如堕仙境,下身的龙根则更是勇猛精进全力向上一挺。  「嗯……啊……」莹莹在昏睡中竟也是玉体猛的一挺,修长的裸腿狠蹬了几下,脸上竟表现出痛苦和快乐混合在一起的表情,眼角流下一行清泪,看来即使是在昏睡中她也隐隐感觉到了自己告别了少女之身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了。身子剧震之下几乎把小看从身了甩下来,小看双手紧抱住姑姑的纤腰把自己的龙根牢牢嵌在对方的玉蚌之中,地上开始落下一滴滴落红,而小看则毫不留情的一下下把龙根打到底,每一下都弄的莹莹玉体抽搐不已。  小看感觉莹莹玉蚌内像是个不断收紧的套子勒的他龙根生疼,换了平时他非要再好好大干七八次才尽性,只是现在时间紧他一咬牙把龙根的龙头直顶进莹莹花心之中一阵猛射,热烫的男精直射入花心之中,把莹莹烫的「嘤咛……」一声同时小腹用力向上一顶,两足玉足足跟抬起十只足趾分开,一股处子元阴自体内射出。小看潜运起内功心法将处子元阴和莹莹丹田内的内力缓缓吸纳入体内,莹莹的内力甚是精纯小看只吸了三成就感丹田鼓涨,他轻轻一拍从莹莹的玉体上落下运功化纳从莹莹身上吸取的内力,而莹莹高潮过后如烂泥般躺在椅子上两腿间一片狼籍栗色的阴毛沾着处子情血仍旧在一滴滴落在地板上,一双玉乳红肿上面尽是密密麻麻的牙印,玉腿仍旧微微抽搐显然还未从刚才的高潮中恢复过来。  把这个处子女侠破了身小看显的甚是兴奋,此时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他警觉的盯着门前,只得是自己人的暗号方才舒了一口气,上前把门栓拉开,却见戴着白色无常面具的青衣人杜先生一闪身入内把门合上跪下道:「少主,我已经阻止了那三个家伙对夏晚衣下手,她应该已经被甘百霸带回来正在路上。」「好,你做的好,她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小看关切的问道。  「只是受了点内伤功力大耗并无性命之忧,少主请放心,只是那几个家伙最近对您似乎越发不满而且颇有怨言,这次我强行逼他们放弃了夏晚衣恐怕他们会生异心跟您翻脸,我看您不如把这车莹莹赐给他们,也算是对他们的褒奖……」杜先生看了看半躺在椅子上被小看破了身的莹莹。  「她……不……我要把她留下来,她现在是我的女人了,我的东西绝不会交给别人分享,你把她带走吧?」说罢小看一指床上的清一。  「带走她?嗯,这几个家伙本就是要抓她的,只是她还是处子之身,难道少主您不享用了再……」杜先生不解道。

  「如果给他们一个被我玩过的烂货,你觉得他们对我的异心会更多还是更少呢?清一的处子之身就算是便宜了他们,车莹莹我一定要留下的」小看森然道。  杜先生点头:「少主果然是重情之人,是因为这女人平日里对你不错吧?」「阿杜,这你就不用管了,快点带她走,破了车莹莹身的只会是这个杨健不会连累我……」小看道。  「少主,你在她双乳上留下的牙印得消除掉,否则……」杜先生在一旁提醒道。  对了,自己的牙齿要比大人小的多留下的牙印也是如此,杨健若是迷奸莹莹时啃咬她的双乳留下的牙印绝不会是这样的。  「好……阿杜,你果然细心,我会处理好的,快带她走……」杜先生随即从床上抱起清一轻声道:「少主,你要多小心了。」说罢开窗纵身跃了出去。  小看走上几步在杨健身上踢了几脚然后把莹莹的玉体放平将她的一双乳房凑到杨健的大嘴边然后用力掰开杨健的嘴把粉嫩的乳房塞进他的嘴里然上下鄂用力压动……杨健昏昏沉沉的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场大梦,而后慢慢睁开双眼只见眼前是一个少女惊恐的脸,自己正在她的体内……「啊……」莹莹自昏睡中醒来看到的是一张满是酒气的丑脸离自己的鼻尖只有不到一寸,而她下身随即传来撕心般的疼痛,那个人把他的东西插进自己的下面……「你滚开……」莹莹用力一推把杨健推的翻倒在地,黑乎乎沾着血的龙根从她体内拔出血水落了一点。  「不……不……你……你是谁……你……你竟敢……」莹莹吓的呆了,她简直无法想像自己竟被这个丑汉迷奸了,自己竟糊里糊涂失去了贞洁。  「姑娘…我……我是一时糊涂,对不住了……你别喊啊……你说要多少钱,我给……」杨健也以为自己在迷糊中奸淫了这个女子,浑然忘了他刚才被人用迷药迷倒之事。  「你这淫徒住口……啊……小看……清一姐姐呢?」莹莹一眼瞥见小看歪躺在床边,床上的清上竟然已经不见了踪迹。  莹莹忍着下身的疼痛奔过去扶起小看一摸鼻下感觉呼吸正常,而清一却是床上床下都不见了,她怒道:「你这淫徒把清一姐姐藏到那里去了?」「我……我不知道啊……我一进来就跟你……,我没注意床上有人啊……」杨健此时醒觉自己闯下大祸,这女人身在长空帮分坛中必分寻常人,若是堂主知道了自己做下这等丑事岂能饶的了自己?当下三两步冲到门前。  「你站住……」莹莹忍痛跃起飞起一脚,得_得_撸但随即下身痛的厉害,原本有力的一腿顿时软了下来只剩三成功力踢在杨健肩头。  「咔嚓……」一声杨健直撞出门外,他修练硬功加上莹莹腿劲不足只痛不伤当下直朝院外逃去。  「咦……杨兄弟……你跑什么?喂……你别跑……」此时甘百霸带着长空帮众用担架抬着受伤的晚衣归来,晚衣此时已经醒来惊见一个大汉提着裤子直朝堂外奔出一时感到颇为疑惑却见妹子莹莹用被子遮着下身追出满脸是泪大喊:「别让他跑了,他……他强奸了我……呜……夏姐姐,我没脸做人了……清一姐又被人掳走了……」说罢身子软倒在地上,她被人迷奸失贞而自己看护的清一又被人掳走一时间心力交悴几乎崩溃。  「什么?」晚衣惊怒交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自己一心想让丈夫纳莹莹为妾,谁知她竟在自己的地盘上让自己的属下奸淫破身?  甘百霸也呆住了,虽然杨健平日里有些贪杯但从未干犯过淫行,可这回不知猪油蒙离心了竟敢奸淫了大漠派的女掌门大小姐的结拜妹子车莹莹,他这个堂主御下不严也逃不脱罪责。  晚衣勉力从担架上下来,刚才她在担架上已经调息运气已经恢复了两成功力。  晚衣胸衣裤裆在刚才的激战中被撕破,好在甘百霸随意找了件男式的长袍给她穿上才算不致走光,只是一只绣鞋失落了但此时也管不了一脚高一脚低跑上前抱住莹莹。  「妹子,到底怎么回事?刚才那人是谁?清一怎么被人掳走了?小看怎么样了?」晚衣急道。  「小看没事……他没事……可是清一姐姐……呜……」莹莹双手掩脸痛哭,双腿间原炙痛让她丧失了继续说下去的力量。  甘百霸急冲入房中抱出了小看,只见小看揉着眼睛醒来大声叫:「姑姑……姑姑……呜……快放开我……」晚衣一把抱过小看摸着他的小脑袋道:「孩子,出了什么事情?到底是谁干的?」「呜……我刚才在床上睡着,没看清楚谁进来,只觉的头很晕就睡过去了,好像感觉有人把我身边一个阿姨抱走了……」小看粉嫩的小脸上满是泪水连眼睛都肿了。

  「甘堂主,那个刚才逃出去的人究竟是谁?」晚衣一脸怒色道。  「大……大小姐,他是我手下的香主叫杨健,得_得_撸此人平时也算老实,我……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做出这种事来……」甘百霸此时已经是魂不守舍,他实在想不道杨健胆大包天竟敢闯出这滔天大祸来。  「你……你居然养这种手下……他……他刚才乘我睡着了……把我给……呜……」莹莹愤恨的指着甘百霸。  「甘百霸,你可知罪……」一向和善的晚衣面色铁青狠狠瞪着甘百霸。  甘百霸顿时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头重重磕在地上发出「砰砰……」的响声。  「小人知罪,小人该死,全怪我有眼无珠竟提拔这样的禽兽当了香主,他做下这等禽兽不如之事,小人定要将他擒来千刀万剐为车姑娘报仇……」甘百霸一边磕头一边喊着,心中悔恨不已,自己怎么就没看出杨健这个禽兽有如此歹毒的居心呢?大小姐她讨厌我了,恨我了……我真是……只要能让她不恨我让我做什么都行啊。  「你当然该死,现在不光是莹莹的事,清一呢?这是在长空帮分坛啊,这是在你的地盘,我和莹莹好不容易将她从掳人的淫徒手中救出,可转眼间她又被人掳走了,掳走她的人和杨健会不会是同一伙人?杨健他在你手下做了多久了?你居然让这等歹人混入,你这个堂主到底是怎么当的?丰城这段时间里发生了这么多年青女子被掳走的事件,你实在是责无旁贷……」晚衣心疼妹子的遭遇疾言怒斥甘百霸。  甘百霸只羞愧的无地自容,一咬牙抽出长剑横斩向自己的脖子,晚衣一惊没想到他竟要自尽,虽然她只剩两成功力但总算离的近,一指疾点正中甘百霸持剑的右肩肩井穴,她劲力不足无法封住对方穴道但甘百霸仍觉右臂一麻长剑只从颈上滑过就落在地上,但仍在颈下划出一道长长的血口。  「义父…义父……不要啊…」一个身材矮小的孩子奔过来抱住甘百霸朝着晚衣哀求道:「大小姐,求你别逼我义父了,他已经尽力了,你要罚就罚我吧。」「约儿,快走开……这是义父犯下的错我自己一力承担……」那孩子守在甘百霸身前不肯离开。  晚衣看他也不过七八岁和小看差不多大,只是长的甚是瘦弱脸色发黄,一旁的甘百霸则是血流满面也不禁心中一软叹道:「罢了,甘堂主,你当年在垣山曾经舍命用身体帮我挡住一头巨熊的一掌断了五根胸骨,这救命之恩我仍旧记着。  你起来吧……」  甘百霸心中一热,想不到大小姐竟一直记得他当年救她之情,她并没有忘记他,一时间只觉得额上也不疼了忙站起身低着头,地上的青砖上已经尽是血迹。  「你对我有恩是我欠你的,但是发生这种事情你实在脱不了干系,无论如何你这堂主都要革去,只是在此事未了结以前你仍旧是此地堂主,要尽全力救回清一还有抓回杨健那淫徒……」晚衣正色道。  「是……小人就算粉身碎骨也必当救回清一师太擒下杨健这禽兽……来人啊……去给我把杨健的老婆孩子还有爹娘全给我抓起来……」甘百霸大声喝道,杨健奸淫车莹莹害的他在大小姐面前当众出丑实在是对这淫徒恨之入骨,如今他跑了唯有抓他家人逼他出来。  「等一下……」晚衣秀眉微皱摆手道:「一人做事一人当,得_得_撸他做下的事就应该由他来偿还与他的家人无关,这样吧,你派人监视他的家人,或杨健逃回家中就要全力将他拿下但不可伤及他的家人,你明白了吗?」「是……大小姐宅心仁厚,小人知错了,来人……派十个手底硬的监视杨健家门口,若他回来了马上报知我,我要亲手拿下这个禽兽……」甘百霸恨恨道。  「你这里人手不够为何不向京城分坛求援?」  「小人昨日已经向京城长空帮分坛发出信鸽求援,估计那边的援兵数日内就能到达」甘百霸沉声道。  京城,丈夫此去京城必会和长空帮有联系,到时他应该也会知晓此事,若是他能来此地必能对付那三个淫徒,晚衣刚才和那三个淫徒交手若非一时大意本也不致于落败,只是她太过托大未带兵器,若以长剑施展「血河四式」的话那三个淫徒九成要命丧她剑下。  「好……你快再放信鸽飞去京城报信,让我丈夫方歌吟马上来丰城,这说我和小看有难,他若知道必会迅速赶来的……那个被我擒下的恶贼你要连夜审他撬开他的嘴,马上逼他说出这伙恶贼藏身之处,还有杨健是否他们一伙的?」晚衣道。

  「是……小人马上就撬开他的嘴……」甘百霸看了看一边被捆的像棕子一般的黑衣人,对这种恶徒他可绝不会留情的。  「让你你儿子歇息去吧……我来照顾莹莹和小看,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踏进这房门半步……」晚衣厉声道。  「是……小人明白,小人明白……」甘百霸抬眼看去只见晚衣已经抱着莹莹和小看走进了房内将门合上。  唉……甘百霸爷天看了看,真是祸不单行啊,总有种不祥的预感,自己这条命恐怕也是得交代在这里,只是自己死了大小姐会不会感到伤心呢?约儿又由谁来照顾呢?  莹莹抱着晚衣整整哭了一个时辰哭的眼睛红肿,在晚衣的不断宽慰之下总算情绪慢慢稳定了下来,晚衣把小看哄睡着了然后就帮她掀起宝衣只见双乳上尽是斑斑牙印有的地方甚至皮都被咬破了,一对乳尖肿的像一对熟透的黑葡萄,而下身则更是触目惊心玉蚌肿胀红肉外翻那颗可爱的蚌珠也严重充血栗色的阴毛上尽是已经发黑的血丝,难以想像当时莹莹被破瓜时是何等痛楚。  「呜……姐姐……我没脸活下去了……清一姐姐她也……」莹莹痛苦的双手遮脸呜咽着。  「妹子……别哭……清一姐姐吉人天相一定会没事的……」其实晚衣也知道这话只是用来自欺欺人,一个贞洁的处子落在淫徒手中会有什么下场?晚衣叹了口气只能希望清一能够保住性命了。  晚衣看着刚才还一脸活泼的莹莹竟弄成如此悲痛欲绝不禁心中绞痛恨不得能代替她承受这痛苦,她远道而来提醒自己夫妻小心鹰燕双杀,自己本想让她跟自己共室一夫谁料想因为自己的大意却但令她被自己的手下奸淫失贞承受如此奇耻大辱。  莹莹哭的累了终于睡了过去,晚衣本想替她沐浴洗净被玷污的玉体但想想还是算了,让她先好好休息一下吧,她又看了看一旁正在酣睡的一脸天真的小看,小嘴里的口水都流了出来。  唉,本想带着这孩子避祸却不料又把他也牵扯进来,若是那杨健狂性大发伤害到小看怎么办?现在想想也觉得后怕,自己真不该让这孩子离开自己,当下打定主意现在起要跟莹莹和小看寸步不离,清一姐姐的下落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甘百霸他们身上了。  这三个淫徒武功极高凭甘百霸等人的武功绝非他们的对手如今自己内力大耗若再相斗更无胜算,必须要加快运功疗伤,她打定主意服下几颗疗伤圣药「九转还阳丹」运起「血河神功」,片刻间浑身白气缭绕面现红霞。  「血河神功」确是武林的绝世神功再加上「九转还阳丹」的药性,不消一个时辰她的内力已经恢复到了五成,此时她要对付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也问题不大,她长出了一口气感到伤势也好了七成。  晚衣坐直身子解开长袍只见自己胸衣裤裆上被扯开两大块,一双雪白的硕乳上仍留有几个紫青的手印,而下身裆部开裂黑乎乎的阴毛和粉红色的玉蚌外露,下体肤肌感到颇为粘稠,想是被对方抓住下身受了刺激竟不由自主的渗出了些淫水阴精,想到刚才自己两处地方走光必被甘百霸他们看见不禁又羞又怒。  这三个淫贼若再让我碰上他们非把他们千刀万剐不可,晚衣暗暗咬牙诅咒,被破损的衣物除下,从包裹里换上其他衣裙换上,外衣和亵衣长裙里裤和亵裤尽数脱去一身雪白的冰肌玉骨已经是一丝不挂了,她忐忑的看了看身后,小看和莹莹熟的正熟她放下心来从包裹里翻出其他的衣裙,一只绣鞋在搏斗中失落了,好在她还带着另一双淡黄色的绣鞋,她并没察觉床上的小看在她转身之即双眼微睁盯着义母那美玉雕成的裸身,那雪白的肌肤肥美的屁股修长的大腿纤美的玉足让他腿间刚刚奸淫过莹莹的鸡鸡竟又抬了起来,双眼中透射出淫邪的光芒。  「啪…啪…啪…」门外突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晚衣吓的一哆嗦低声道:「是谁……」她怕声音太响会吵醒了小看,那次自己自慰时让他看见已经够让她难堪了,她可不想再来第二次。  「大小姐,小人黄鹰,丰城的副堂下,在急事要向您禀报……是有关掳走清一师太那帮淫徒的线索……」门外响起低沉的男子声音。  「你……你等一下……」一听是有关那几个淫徒之事,晚衣也顾不得再换上亵衣亵裤里衣长裤了,她要把一切穿戴妥当的话要花太长的时间了,如今只好把紫绫对衿衫穿上,下面直接穿上玉色挑线裙,赤裸的双足穿上淡黄色绣鞋在镜子前照了照还算可以急急上前开门。

  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个头不高短小精悍,一双手臂却甚是粗壮,十指骨节突出显然手上功夫甚是了得,正是丰城长空帮副堂主黄鹰。  「黄鹰……你进来小声说话……」晚衣把门一开让他进来,黄鹰甚是恭敬低着头走进来。  晚衣把门合上前向周围看了看见四下无人才将门带上插上门栓转身道:「你说有那几个淫徒的线索是什么?为什么不在刚才当着大家的面跟我提?」「大小姐……」黄鹰突然跪下道:「当时甘堂主在场,小人不敢说啊……」「为什么?」晚衣疑惑道。  「小人怀疑这段时间丰城不断发生女子被掳的事件和甘堂主有关……」黄鹰抬起头说道。  「快说……混蛋……你们把清一师太掳到那去了?你们掳走那么多女人想干什么?你们到底有多少人?藏在那里?杨健是不是你们的人?」甘百霸头上裹着纱布抡起鞭子向发狂般的狠抽向被绑在柱子上的那黑衣人。  此时那黑衣人的蒙面巾已将取下乃是个三十多岁的削瘦青年,双眼中尽是彪悍之色一看便知是江湖上的亡命之徒,甘百霸却管不了这些,他要在明早撬开这恶徒的嘴,他一定不能让大小姐再失望了。  「快说……」甘百霸狠命一鞭抽下去连鞭子都抽断了,对方身上已经是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但依旧咬牙一语皆无,显然平日里受过严格的训练。  「哼……骨头真硬啊……你就算是铁骨头我今日也要磨平了你……」甘百霸从火炉里取出一根发红的烙铁对准那青年的伤口烙了下去。  「啊……」饶是那青年再硬郎被烙铁烙上也不禁疼的惨叫,一股子肉香直冲入甘百霸的鼻中。  「快说……说了就不用再吃这苦了……」甘百霸把烙铁提起怒吼着。  那青年大口喘息着说道:「好……我说……我说……就是你……就是你派我去抢那些女人供你淫乐的……」甘百霸没料他竟还敢反咬一口气的浑身发抖,挥起手中的烙铁狠狠烙在了他的脸上……清一慢慢睁开双眼,令她震惊的是自己口中竟含着一条粗壮无比的肉乎乎热烫的东西,而鼻中尽是腥臭之味,眼前是一团黑硬的黑毛和两个硕大的肉袋,那是那是……「哈哈哈……难得那小子居然有良心,把这个贱尼送来,居然还是个处子…今晚咱们可有的爽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红杏社区论坛

GMT+8, 2020-2-28 20:22 , Processed in 0.064643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红杏社区论坛 与我们联络: hongxingav@gmail.com

© 2012-2017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