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晚霞 雪山 粉色心情 伦敦 花卉 绿野仙踪 加州 白云 星空 薰衣草 城市 简约黑色 简约米色 龙珠
红杏社区论坛
视频
视频
图片
图片
小说
小说
下载
下载
回复 0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6767

活跃会员荣誉管理

肉欲狂欢诡计生 一门三女香芙蓉(上)[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8 18:29: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如潮的蒙古军后十几里处,几十顶蒙古包在火光下显着白色。蒙古包底部是白布围成的圆圈,在顶部逐渐合成锥形。  而此时一个小卒模样的人,单膝跪地朝向一座最大的蒙古包,身后裤腰处别着一只三角小旗,上面用汉文写着一个令。蒙古人崇尚中原文化,平时交谈、写字皆是用汉文。  只有在祭祀、更换大汉等重大事情上才会特别加上蒙文。  「报……霍都王子,我军已经攻上城墙。」  传令兵面带敬色朝最大的蒙古包大声说道。这里就是他们的中军大帐,所有的指令都是由此传出。只是现在其中传出一声声渍渍的吮吸声和口水的吞咽声,撩人心弦。  「比我预料的还早那么一点,看来襄阳城今晚终于要被我们拿下了。」里面一个低沉的嗓音自语道,「好了,你退下吧,随时报告新的军情。」「得令。」传令兵退去。那一声声吮吸的渍渍声在安静下来的帐篷外格外响亮。  从中军帐篷门口看去,一个体格壮硕的高大男子穿着皮衣坐在床沿边,黑色的体毛从衣领出可以瞧见分明。看来他就是传令兵口中的霍都王子了。霍都紫黑的脸上肌肉不时紧绷一番,似乎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再往下看,几件女子衣物被抛落在地。一个浑身赤裸的女子,微蹲在地,背对着门口,伏在霍都的胯间,头不停的上下摆动,一阵阵夹杂着口水的吮吸声表明了女子此时的行为,她在为男子口交。而在此女子旁边几米处还另有一位白衣女子。  名叫霍都的男子一只手放在胯下女子的头上,一只手撑在床边。随着女子头部的摆动,发丝飘散间。可以看见一根乌黑粗壮的肉棒在女子的口中进出。此时肉棒上沾满了女子的口水,闪亮亮的发着淫靡的光。  女子一只手握着肉棒,在迅速套弄着,另一只手却伸进自己大腿根部,停在私密处,不停揉弄着,一阵阵甜腻的鼻息不停响起,满带春情。  「来,先吸一口。」霍都命令的声音响起。  女子听话的吮吸了一口,在吸的过程中,霍都慢慢把整个肉棒抽了出来,发出一声啵的脆响。  「用手扶着它,把嘴张开,伸出舌头,先舔几下。」女子顺从的配合,用手套弄几下肉棒后,伸出香舌在肉棒前端轻舔几下。  「对,做的很好,再把其他地方舔一遍。」  女子闻言接着把肉棒提起,把嘴伸至精囊处,一张口,把整个精袋含在了口中。用力往里吸导致脸颊向里凹陷。把两颗精袋都含弄一番后,又从精囊处延至棒身舔回龟头。在龟头下方,不停用粉舌舌尖轻轻舔弄,那个肉棒上极具敏感的地方。霍都肉棒一阵阵轻微抖动。  「嘶……不愧经过了这么多天的调教!你的舌技大有提高。」得到夸奖般,胯下女子更加卖力舔弄,把冠状沟细细舔弄一番后,来到了马眼处。  经过几番舔弄,从中渗出几滴透明的液体。女子用舌尖,把马眼处流出的液体轻轻涂弄在龟头上方。不一会儿,整个紫红的巨大龟头就油光蹭亮起来。  「好了!」霍都摸了摸女子的头,「来,张开嘴,把肉棒慢慢含进去。」接着女子小口一张,就将整个龟头吞进了口中。  「嘴张大一点,不要用牙齿。对,舌头也要动。另一只手也要动。」女子小嘴里面紧嫩滑腻,让霍都发出舒爽的长叹,更何况女子还不时用粉舌撩拨龟头,更是让霍都快感连连。  吞进了巨大龟头使女子的脸颊向两侧凸起,私处抚弄的手也逐渐加快,两块湿腻的阴唇微张,一滴滴淫液打湿了女子的手,并聚集到指尖滴落在地。  「嗯嗯……呜……哦……」伴随着滋滋的吞吐声,女子含着肉棒的嘴不时轻吐模糊的呻吟。  坚挺的肉棒在口中进出,女子的欲望逐渐燃起,那在私处唇瓣的上下滑动的手,弯曲出一根修长玉指,深入唇缝中撩拨着。娇嫩的私处受此刺激,像贪食的小嘴马上闭合起来。  揉弄了一会后,玉手的主人继续加大了力度,那根手指慢慢的没入了唇瓣之间。  只是插入了一个指节,女子身躯就颤抖了一下。  「啊!」一声火热的吐息,女子臀部不由自主摇摆起来。那根手指又向里面按去,相对粗大的指弯刮过敏感的肉褶。惹得女子口张的更大,也更方便了肉棒在口中的抽插。  女子吮吸了这么久,嘴角有点酸痛起来,刚想歇息一番,但抬起头看见霍都不满的神情。只得强打精神,把肉棒一寸寸含进嘴中。还不时用春意水汪的眼神瞧向霍都。

  女子三十五六,一头黑发全部朝上挽成一个髻,肤色白润,双颊晕红,两眼水汪汪的斜睨着霍都。经过几天的激烈的性爱调教,身上依稀的可以看出鞭痕、捆绑的痕迹。  身躯变得多肉丰满,春情诱人,一双乳房也遍布着捏痕,微微肿胀。  在女子的口舌之下,半刻钟下来,霍都呼吸急促起来,肉棒阵阵颤抖,再看着那水汪诱人的双目,更是难以把持。  「贱奴,我要来了,用嘴接好。」  女子闻言,吞吐更加快速,不舍的拔出在自己私处进出的手,带着几根银亮的黏黏水丝,也放至霍都的精囊处,轻轻揉搓着。  口中模糊不清道:「请……主……伦……射……贱奴。」女子还极力把整根肉棒朝口中吞去。也不知是肉棒过于巨大还是女子的樱唇太过窄小,每次吞到一半,就再也不能容下分毫。  霍都此时肉棒的快感已到极致,拔出肉棒,马眼大张,一股股白浊的精液喷射而出,有力的击打着女子的面部。  一股喷溅在女子眼部,一股正好射入女子还微微呻吟的小口中,一股喷射在女子的耳背的黑发上。其他的射在女子的玉容上,顺着脸颊流下,滴落在高耸的乳房上,最后滴在地上。女子的眼睛被眼睛一烫,睫毛微张,她用手刮下脸上的精液,放进嘴里,如品美味般咽下。  「哦……还是那么浓……还微微泛热……主人的精液好美味。」想来不是第一次咽下男性精华。  霍都轻哼了一声,对着另一个白衣女子呶了呶嘴,赤裸女子眼里闪过妒意,会意的点了点头。咽下口中的浓腥的阳精后,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朝一旁的白衣女子走去。  「师妹,看了这么久,是不是欲痒难耐了。来,把主人的肉棒清理干净,等下它就会插进你的淫穴,让你欲仙欲死的哦。」赤裸女子一脸淫媚的说道。  白衣女子闻所未闻般一言不发,用一脸鄙夷的眼光看着两人。这目光深深刺痛了赤裸女子,感觉自己在师妹眼中就好像是低贱的母畜一般。  女子大怒,扇了白衣女子几个嘴巴道:「师妹凭什么看不起我!你也是主人的贱奴,别忘了自己的身份,收起你那故作冷傲的的姿态。」白衣女子玉容上显出一道鲜红的掌印,嘴角渗出一丝血迹,还是一言不发。  赤裸女子更加暴怒,举起手掌,要继续打下去。  「好了,别打了,这么仙子般的女人我可舍不得打!」「是,主人!」赤裸女子恨恨的放下举起的手,转头冲白衣女子道:「要不是主人发话,我一定要狠狠教训你这个贱奴师妹。」白衣女子眼角都没抬一下,好像一个木偶般呆坐原地。  「嗯……主人你看,她完全没有身为贱奴的觉悟。」赤裸女子用娇腻的的声音朝霍都道。  「想起我们被主人第一次插入的时候,我还是处子之身。看起来冰清玉洁的师妹却已失红丸!主人还对他那么好!」  「贱奴,要注意自己的身份和说话的口气。」  「啊……贱奴……贱奴不是有意的,请……请主人责罚。」赤裸女子诚惶诚恐道。  霍都看到眼前玉人吓得不轻,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女子光滑的背部,最后用力拍打了几下女子的丰臀。  「好了,主人也知道你的好意,这次就算了。」霍都心情大好的说道。  想到终于要攻下阻挡蒙古军队多年的襄阳,这对蒙古更对他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啊……谢谢主人,还是请主人好好……好好的责罚……贱……贱奴吧……啊……主人的手……好舒服……嗯……要贱奴时刻……提醒自己……是主人的性奴母狗……对主人的命令要……时刻听从。」  原来霍都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探入了女子的桃花源,在湿淋淋的穴口轻捻慢挑着。  「本王要如何责罚我的贱奴啊?」  「请主人……用……粗壮的小主人……啊……好舒服……用小主人……狠狠惩罚……贱奴。」  「原来贱奴刚才没有泄出来呢。」  「贱奴的……骚穴……就是等着主人……主人临幸惩罚……嗯……否……则会忘记……自己贱奴……贱奴的……身份的啊。」「嗯,果然有贱奴的觉悟,那主人就先好好惩罚你。」霍都边说边手指弯曲,插进了早已湿润的花穴。两根手指插入使得赤裸女子发出满足的哼声,臀部也开始自主的上下摆动,迎合着霍都的手指的玩弄。  「叽咕叽咕!」声音在女子阴穴响起。霍都大拇指还不时按着女子早已充血勃起的阴核上,惹得女子娇躯时不时战栗和紧绷。

  「嗯……哦哦……啊……再深一点……主人的……手让贱奴记……起了自己贱奴的身份啊……贱奴的身体……好……好淫贱……主人的手指……又深深的插进去了啊……啊啊……就是那里……主人的肉棒和手指……还有……那腥臭的精液……让贱奴的小嘴和……和……骚穴都迷恋不已……贱奴已经……不能没有主人……」  霍都听到如此淫荡的话,刚才射过阳精的肉棒又翘挺起来,用手扶住肉棒,龟头在阴唇摩擦了几下,就插了进去。  「啊……肉棒……主人的肉棒……终于插进来了……好舒服……师妹……这样被主人……玩弄好舒服……啊……好深……师妹你以后也会……也会喜欢上主人的肉棒……它那么粗……把我的骚穴……都塞满了……」「主人的肉棒啊……又赏赐给贱奴了……贱奴……贱奴是条没有……主人肉棒就无法……活下去的母狗……贱奴离不开主人的肉棒……啊……贱奴要永远当啊……主人的骚穴母狗……让主人天天……奸淫玩弄……」「师妹……快看我……骚穴好舒服……要泄……要泄了。」卑贱淫荡至极的呻吟从赤裸女子的小口中断续发出。承认自己贱奴母狗的话语让女子肉穴更是阵阵收缩。扭曲的快感不断在身体里面堆积,就要冲破堤坝,狂泻而出了。  「不要……不要拔出去……请主人不要拔出肉棒啊……再惩罚一下贱奴……一下……一下就好……」  霍都却在此时拔出了肉棒,从云端跌下的极大失落让女子阴穴不停蠕动,分泌出一股股春水蜜汁,臀部也向前倾,去追寻男人的阳根,想填补泛起空虚的肉穴。  「肉棒……主人的肉棒……快给我……不要拔走啊……」女子已略带哭腔,一双手也向后探去,摸索着霍都的下身。  霍都却不让她如愿,把手背在了身后。用严厉的语气说道:「还不可以高潮哦,我的贱奴。」  女子只好悻悻的停下手,自己也不敢再去逗弄阴穴,不安夹紧扭动摩擦着两只腿。阴穴泥泞不堪,打湿了一片乌黑森林。达到性欲巅峰却不能发泄,对身体完全发情的成熟女子,是一件多么苦闷的事。  「今天本王要好好享用贱奴师妹的身体,贱奴先忍一忍。」「嗯……主人肯要贱奴,是贱奴和师妹的福气呢,只是我那师妹贱奴恐怕会拂了主人的兴致呢!」  「言之有理,所以本王已经下了药,想来应该起作用了吧。」两人朝白衣女子望去,她脸上还是那副冷清的表情,但脸上却布满红晕,呼吸也急促起来,额头渗出细小汗珠。  「主人为什么不调教她呢?这样也可以多一个贱奴,两个贱奴一起伺候主人不好吗?」女子不解问道,脸上还是刚才快要泻出的潮红。  「这位仙子般的女人,本王可是不忍心下狠手调教,反正已经享用了她的身子,也不急于一时。」  「只是师妹这个贱奴没有把初夜留给主人,实在是不该。」女子靠在霍都怀中,不停用手指抚摸着霍都的胸部。「你不是说她有个情郎吗?竟然让他得了头香,实在是气煞本王。」  「我看那小子懵懵懂懂的,对男女之事一无所知,虽然和师妹贱奴互有爱慕之情,但两人一向礼敬有加,应该不是他。」  「哦,是吗?」霍都眼角闪过一丝怒意。  「贱奴哪敢欺骗主人,贱奴把自己和徒儿的初夜都交给主人了。」女子在霍都怀中扭动着身子。  「你那个徒儿可比你还要饥渴,当然没有本王的贱奴更有味道了,贱奴更加成熟丰腴。」  「嗯?谢主人夸奖,贱奴好高兴!」女子听到霍都的赞语,受宠若惊,用迷离的眼神看着霍都。  「所以你的徒儿小贱奴被本王前后开了苞以后,隔了几天就赏赐给军士了,不知军妓当得如何了。」  「贱奴替徒儿谢主人让她找到了更多肉棒主人,小贱奴一定非常快活。」「好,贱奴对本王如此痴情,本王就好好奖励你。」「啊……主人不要……手指又插进来了……等下……等下贱奴的……骚穴又想要的……还是别冷落了师妹贱奴……啊……师妹可是今天的主菜。」女子虽然很想手指继续玩弄,但每次都要到巅峰的时候被无情的拔出,那种积聚不泄的快感,实在是更大的煎熬,所以她现在宁忍一时,等下获得更大的快感。  霍都答应道,冲赤裸女子不易察觉的点了点头,她会心的一笑,看向白衣女子,报以了解的神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红杏社区论坛

GMT+8, 2020-8-4 07:16 , Processed in 0.071789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红杏社区论坛 与我们联络: hongxingav@gmail.com

© 2012-2017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