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晚霞 雪山 粉色心情 伦敦 花卉 绿野仙踪 加州 白云 星空 薰衣草 城市 简约黑色 简约米色 龙珠
红杏社区论坛
视频
视频
图片
图片
小说
小说
下载
下载
回复 1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6808

活跃会员荣誉管理

天缘注定计谋得逞[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5 14:0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次日正午,东武、王冈和孤竹仙宫十多人来到卧云水庄,刚抵达庄外的渡头,五名身穿黑衣的水庄弟子已上前拦住,一名弟子朗声道:「来者何人?」东武等人看看渡头四周,只见在石墩驳桥之间,早已布满了水庄的人,少说也有百人之众,当下深深吸了一口气,走上两步抱拳道:「在下是天龙门弟子东武,偕同孤竹仙宫弟子拜谒贵庄尚方庄主。」一话说毕,便见王冈双手捧着拜帖走出,必恭必敬的交给那名水庄弟子。  那名弟子接过拜帖,躬身说道:「在下单羽,奉咱庄主前来迎迓,众位请上船吧。」五名弟子同时让了开去。  东武、王冈、小暄和小宛听后惊讶不已,互望了一眼,心中同感意外,小宛问道:「莫非尚方庄主早已知道咱们会来拜访?」那名水庄弟子回道:「在下不大清楚,只是奉命行事,各位请。」东武等人见那弟子脸色诚挚,不似作假,便不再追问下去,当下领着十名宫中剑女,走下驳船,但人人心间增忧,暗自提高戒心。  转眼间驳船已到了对岸,各人刚登上水庄,前面相距两丈处,已见十多人一字地排开,除了当中一对年轻男女,其如都是黑衣短打,手执长剑。  东武一看眼前的少女,见她眉目如画,娉婷袅袅,竟然是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骤然脑间猛地一闪,记起王冈前时的说话,心想:「眼前这个大美女,莫非就是尚方姊妹其中一人。」  一念及此,不由望向身旁的王冈,却见王冈嘴角含笑,凑身过来低声道:「她就是水庄的二庄主,我说得对吧,简直是西施再生,嫦娥下凡。」东武点头一笑,再往那少女望去,不由又暗赞一声:「我还道孤竹仙宫的大宫主已是世上无双,不想这个美女还要胜她半分,若把二人相比较,一个是冷艳成熟,一个是青春可人,真个各有各好,各有各妙。」东武和众人走上前去,抱拳说道:「在下是天龙门东武,有事拜见贵庄尚方庄主。」  站在美女身旁的年轻人抱拳回礼,说道:「纪东升见过各位,这位就是咱们的二庄主,得知众位光临,特地在此相迎。」尚方映月对天龙门向无好感,只是双手抱剑一抬,作个意思,以示回礼。  东武脸上登时绽出笑容,向尚方映月又再一揖,说道:「久闻二庄主的大名,今日能有幸一见,果真名不虚传。失敬,失敬!」尚方映月看了东武一眼,再望向王冈,一眼便认出他来,说道:「贵派华门主呢?怎地不见前来?」  东武道:「华门主因身有微恙,实感抱歉。」  尚方映月目光一转,望向小暄和小宛,当下道:「看这几位姊妹的装扮,想必就是名传遐迩,响誉四方的孤竹仙宫门下了?」小暄和小宛同时见礼,小宛率先道:「小婢孤竹小宛,见过二庄主。」接着小暄同样躬身自我介绍。  尚方映月微微一笑:「两位姊姊无须多礼,能得孤竹仙宫大驾光临,乃是本庄荣宠。只是本庄向有门规,如非特别事情,直来不招待外客,今次贵宫光驾敝庄,不知有何见教?」  小宛道:「小婢乃奉本宫宫主之命,有一事情要和贵庄尚方庄主商量,致于内情,实不方便在此相告,还望二宫主代为引见。」尚方映月含笑道:「好吧,既然姊姊这样说,有劳姊姊移玉,各位请!」当下和纪东升在前引路,东武和王冈二人紧随其后,接着是小宛、小暄和十名剑女,而水庄十多名黑衣弟子押尾跟随。  在尚方映月的带领下,只见一行人穿过庄前的石阵,接着来到登庄的斜坡,东武双眼紧紧盯着尚方映月背影,见她楚腰袅娜,每个步履,摇曳生姿,说不出美好迷人,加上微风轻拂,阵阵幽香从尚方映月身上飘送而来,更教他神昏心醉.  这时东武和尚方映月只有一步之隔,东武暗地一想,知道这是下手的最好时机,当下悄悄伸手入怀,掏出那个玉瓶,拇指顶开瓶塞,眼见前面路上有个凹陷的小坑儿,立时便有了计较书迷们都在 得得撸上看小说!。  东武加紧脚步,把尚方映月的距离再拉近些许,当来到那小坑时,一脚踏在坑子边缘,佯作失足,登时「啊」的一声,身子前扑,瓶口顺势向前,内里的魔水同时飞射而出,直浇向尚方映月的衣衫上。  尚方映月听得身后啊声刚响,第一反应便向前跃出,同时长剑出鞘,一招「西子回头」,剑尖已往后点去,距东武眉心只有数寸,看见东武整个人趴在地上,状甚狼狈,立时明白过来,当即停住剑势,嘴角绽出一个轻蔑的笑容。但她却不知道,东武这样一扑,已将魔水溅在她衣服上。

  王冈、小暄和小宛三人自然心里雪亮,只见王冈一面将东武扶起,一面说道:「你怎地如此不小心,走路也会踏着坑子!」东武装作苦笑摇头,叹了一声,拍掉身上的尘土,继续随尾前行。  卧云水庄虽然极少接待外人,但若有特别客人到访,都会在主楼的卧云厅会面。当东武等人来到卧云厅,便见厅上的居中处坐着一个年轻美女,而这个美女,当然是庄主尚方映雪。  尚方映雪的左侧,正是紫琼和辛钘,而右面的位子却是留空着。  按照江湖规矩,到访的客人纵是深恶的大仇家,身为主人家,都不能因此而欠了礼数,漠视相待。尚方映雪三人看见东武等人进来,都站起身来迎接,互相施礼介绍,才肃客入座,而孤竹仙宫众剑女均列队候在厅外。  尚方映月刚在姊姊右首坐下,便听得尚方映雪道:「听说华门主身抱微恙,还派遣门下到敝庄来,想必是有什么重要事情了。」东武和王冈二人才一进入大厅,看见尚方映雪的艳色,早已魂魄俱飞,方知外间传言半分不假,此刻听着她那如黄鹂般悦耳的声音,下下打入心坎,更是神魂摇荡。东武定一定心神,说道:「本派前时与贵庄产生些许误会,彼此几番斗拼,互有伤亡,敝派深觉长此下去,终无了日,打算与贵庄握手言和,化干戈为玉帛。」  尚方映雪微微一笑,转向小宛道:「小宛姑娘呢,贵宫偕同天龙门到访,看来也是为此事而来吧,不知对不对?」  小宛点头道:「咱家宫主确有此意,孤竹仙宫与天龙门向有往来,交情非浅,而宫主得知贵庄和天龙门的事,常以为憾,望能从中斡旋,为武林尽点绵力,化解纠纷,盼贵庄瞧在孤竹仙宫分上,不记前嫌,平息干戈。」尚方映雪道:「孤竹仙宫誉满寰中,声盖天下,这个面子原是非给不可,但现在本庄和天龙门的纠葛,已非咱们两家的事,还有牵涉到铁掌帮、虎形唐家、沙平门第三家,此事一日不能解决,就算我肯言和,相信他们亦不肯罢手,要揭过此事,恐怕极之艰难。」书迷们都在 得得撸上看小说!  东武道:「铁掌帮、虎形唐家和沙平门,直来与天龙门友善,而贵庄和他们三家结怨,又岂能和天龙门混为一谈。」  尚方映雪冷冷一笑:「是否有关无关,相信华门主比谁人都清楚,但本庄主忠告华门主一声,要是唐啸的师叔青空子找到贵处时,恐怕贵派不容易应付,这句说话,大可告知贵门主知道。」  东武和王冈听见,不禁互望一眼。尚方映雪接住道:「各位今次的来意,本庄主已经明白。既然孤竹仙宫出面斡旋,本庄主也不能不给面子,教各位空手而去。这样吧,贵派的江二门主,你们就带回去吧,关于言和一事,倘有机会,希望华门主能亲自来此一趟,看可有方法能摆平铁掌帮、虎形唐家和沙平门的事,只要此事完满解决,一切都好商量。」  尚方映雪虽知他们为江一豹而来,但为了表达自己对孤竹仙宫的诚意,也不待他们开声,首先提出放人,表面看来,算是给足孤竹仙宫的面子。  东武等人见她放还江一豹,均大感诧异,东武忙即站起身来,抱拳道:「东某多谢庄主,有关言和一事,还望庄主好好考虑。」尚方映雪点头道:「好吧。我已派人将贵派二门主送到渡头,众位离开时便会看见。本庄主仍有点要事在身,不能远送!」东武、王冈和小宛等人听见,亦不便久留,当下站起身告辞。尚方映雪吩咐纪东升为他们引路,待得东武众人离去,辛钘当场发作起来,叫道:「都是一派胡言的鬼话。紫琼,可有看出什么头绪?我就不信他们只是为讲和而来,其中必定有什么阴谋。」  紫琼摇了摇头:「他们今日的说话,咱们昨晚已经料到,但一时之间,确实看不出什么可疑之处。」  尚方映雪向妹妹问道:「映月,来时可有特别事情发生?」尚方映月道:「应该没有,除了那个东武在途中摔了一跤外,并无什么特别,沿途监视的人也没发觉什么。」  辛钘道:「明眼看不到的东西,就一定隐伏在暗处。孤宫仙宫宫主武功再高,终究是一个凡人,谅咱们也能应付得来,倘若她是罗叉夜姬,那就不同了,倒不如先将她认定是罗叉夜姬化身,再以她有可能的举动来推测,或许会发现到什么?」  尚方映月摇头道:「我一点也听不明白,可以说得简单点吗?」辛钘道:「我是说,孤宫仙宫宫主是个凡人,除非她和道士一样,懂得起坛作法,就有可能隔空害人。但罗叉夜姬就不同,她魔法高超,倘若她将害人之物交由东武带进水庄来,再行施法,好教咱们防不胜防。」三人听见都呆得一呆,觉得辛钘的说话似是过于虚幻,却又相当合理。

  辛钘接着搔了搔脑袋,笑道:「这都是我的推想,是否真的这样,我也不知道,姑且听听好了。不过,假如给我一言猜中,到时将会发生什么事,我真的不敢想象下去。」  但见众人默默无言,都在想着辛钘的说话。辛钘下意识觉得,感到事情越来越扎手,越想越感到气怒,突然高声道:「我绝不让这事情在庄里发生……」话后一个转身,徐步走出厅子。  辛钘平素豁达开朗,加上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甚少会大发脾气,紫琼见他这个样子,禁不住柳眉轻蹙,与尚方映雪点了点头,随后跟了上去。  紫琼走到辛钘身边,和他并肩而行,问道:「什么事让你不高兴?」辛钘一拳打出,「砰」一声打在一棵大树上,树身登时颤过不停,枝叶沙沙作响,突然一个回头,望向紫琼:「罗叉夜姬要对付的人是咱们,如果为此而牵累到卧云水庄,我绝对不会和她善罢干休。」  紫琼微笑道:「原来你是为这件事。但你不要忘记咱们昨晚的说话,假若那个宫主是罗叉夜姬化身,她的目的就不只是咱们,还有那颗降魔明珠,明珠一日不除,她又何以安心,她向水庄出手,只是早晚的事,你又何须自责。」辛钘摇头道:「如果咱们没来这里,罗叉夜姬又怎会知道明珠在水庄,依我看今晚就去找那个宫主,管她是不是罗叉夜姬,这叫有杀错无放过。」紫琼聚起眉头道:「你这是什么说话,倘若她不是罗叉夜姬,给你一杖打死了,看你于心何忍,以后你不得在我面前说这种话。」辛钘愤愤道:「这个不行,那个不行,难道就坐在这里束手待毙不成。」紫琼道:「谁要你束手待毙。现在起码知道她的目标在那,只要能掌握着这点,必能破坏她的图谋。而咱们的优势,就是她无法接近水庄,纵使她如何厉害,也是无用武之地。除非是咱们猜错,那个宫主并非罗叉夜姬化身,那就另当别论。」  辛钘听了紫琼的说话,激愤的情绪渐渐平服下来。紫琼知他只是一时气愤,牵着他的手,柔声道:「罗叉夜姬固然是厉害,但咱们又何惧之有。今晚你还要和芫花驱毒,不要因为这事而影响了心情。」  当晚用过饭后,尚方映雪来到彩云阁,辛钘等人早已在厅上等候。尚方映雪道:「原来大家都准备好了,咱们这就去吧。」目光掠过紫琼身旁的芫花,见她脸泛红晕,微现娇羞,心中自当了然,想到接下来她和辛钘的情景,亦不禁浑身躁热起来。  众人离开彩云阁,接着向东而行,弯弯曲曲的走过半里路程,已进入一个群屋密集的住宅区,放眼望去,楼阁错落,一看便知是庄民居住的地方。  霍芊芊心中奇怪,问道:「这里就是为芫花驱毒的地方吗?」尚方映雪颔首道:「嗯,很快会到了。这是庄里最大的民房区,内有数十条大小街道,接近二百楝楼房,庄里七成人口都住在这里。而区内的街道全部遵照伏羲氏的八卦图所建,纵横交错,倘若不熟路径,极容易迷失方向。」辛钘问道:「瞧来这样的设计,主要是防御敌人而设。」尚方映雪点头道:「这是其中原因之一,其次是起了辟邪驱煞的作用。」不用多久,尚方映雪领着众人来到一座大屋前,说道:「已经到了。」各人一看,见这房子虽说不上华丽,却相当巨大。宅门前站着两个庄上弟子,二人看见尚方映雪等人到来,一齐躬身相迎,其中一人推开了大门,让身一旁。  走进大门,眼前是个小小的花园,四下花竹奇石,颇有汴风。穿过花园,进入大屋,是个偌大的客厅,尚方映雪招呼各人在厅上坐下,便有两个男仆送上茶点。辛钘看这二人约四十岁年纪,目光炯炯,异常敏锐,显然武功不弱。心想:  「降魔明珠既然在这屋内,自然要派些高手守护才成。」尚方映雪道:「这栋楼房原是我的旧居,自从我接掌卧云水庄后,已很少回来了,目前仍是空着,现在只有几个庄人留守。厅子后面,就是我以前的房间,昨天已派人打扫干净,暂时作为芫花姊姊驱毒的房间。」众人在厅上坐了一会,尚方映雪向身后的琴歌和琴篥道:「你二人再到四周查看一下,一切正常,就守在屋外,不要让任何人接近房间。」两名剑婢齐声应允而去。  尚方映雪徐徐站起身来:「咱们进去吧。」当先往内间走去。  房间内和大厅一样,并无什么名贵家具,相当简朴,但一几一橱,均一尘不染,洁净异常,教人感到十分舒服。房间非常敞宽,分有起居室和内房,尚方映雪领着辛钘等人进入内房,只见房里只有一张大床榻,榻张白盖,围着床榻四周,左边放了一个几案,再无其它家具。

  只见尚方映雪缓步向床榻走去,俯下身躯,伸手在裀褥下掏摸一番,忽听得「格」一声响过,床榻竟慢慢移动起来,露出两扇柜门,尚方映雪从怀中取出一枚钥匙,开了暗锁,打开柜门,取出一个羊皮袋,再把床榻恢复原位。  尚方映雪张开羊皮袋口,一枚鸽卵大小的物事滑出袋子,落入她掌心。她将手上之物交与辛钘,说道:「这枚就是降魔明珠。」辛钘接过,把眼一看,见那颗降魔明珠灰溜溜的,既无光泽,更不发亮,就像一枚极之寻常的鹅卵石子,心里暗道:「这样平平无奇的珠子,假若玄女娘娘不说,我才不会相信它是降魔伏妖的宝物呢。」辛钘看了一会,将明珠交给紫琼,说道:「这样珍贵的东西,还是交在你手上好。」紫琼微微一笑:「一会儿还不是要交回给你。」霍芊芊突然蹙起眉头,喃喃自语道:「奇怪了,罗叉夜姬是我父王的师妹,而我是父王的女儿,都算是魔门中人,但罗叉夜姬会害怕这枚宝珠,但我却一点也不怕,真是奇怪?」  紫琼听见她的说话,说道:「出人意表的事很多,或许有些事情连你自己也不知道,有机会不妨去问问你父亲,可能他会有答案。」霍芊芊点头道:「没错,一于去问父王。亦有可能我父王魔道高深,连这珠子也不怕,而我是他的女儿,自然也不怕了。」紫琼含笑道:「或许是吧。」接着与芫花道:「芫花,这次驱毒之法,只是从北冕天书得知,是否有效,大家都不清楚,倘若在驱毒时出现问题,或许会有危险,你要有心里准备。」  芫花点头道:「芫花明白,一切听天由命好了。」紫琼微微一笑:「娘娘既然收你为弟子,已说明你福泽不浅,纵有危险,娘娘必定有办法解决,最多是受点苦头而已。话虽如此,咱们还是要小心些较好,为了安全起见,在你和兜儿进行驱毒时,咱们三人不得不留在这里,在旁照顾,以策万全。」  芫花听后,登时红霞满脸,便连辛钘也呆楞起来,心中暗暗叫苦:「紫琼和霍芊芊留下也就罢了,又怎能在尚方映雪面前做这种事!」当下道:「这……这样会不会……」  紫琼道:「这枚降魔明珠乃是神物,实在不容有失,要是在映雪手上失去,这如何是好。」  尚方映雪满脸通红,忙道:「姊姊不用顾虑映雪,我对姊姊绝对信任。」紫琼摇头道:「降魔明珠并非妹妹你个人的事,这是关乎苍生和卧云水庄,况且你和兜儿……」  尚方映雪脸上更加红了,连忙把头垂下,抓住衣角又搓又捻。  紫琼道:「免得彼此尴尬,我也只好说出来了。」尚方映雪大惊,握住紫琼的手,不住地摇头。紫琼微笑道:「这事迟早都要说出来,况且也不是见不得人的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3

帖子

1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5
发表于 2020-10-16 16: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找熟女加q : 1418172146;

找熟女加q : 1418172146;

找熟女加q : 1418172146;

找熟女加q : 1418172146;

找熟女加q : 141817214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红杏社区论坛

GMT+8, 2020-10-26 15:17 , Processed in 0.069604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红杏社区论坛 与我们联络: hongxingav@gmail.com

© 2012-2017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返回顶部